在職場上,他們通常會被打上“好人”的標簽:細緻、周到、有責任感。有時你會慶幸身邊有這麼個“操心帝”,凡事都有人幫你考慮, 又時不時提醒,省去很多麻煩。但從另一方面來說,一個事無巨細處處操心的人,也可能是一種妨礙——限制了你的自主性,而缺乏凝聚力的控制欲只能拉低團隊效率。
  堅強後盾突然掉了鏈子
  尤佳就有一位“操心帝”同事,人稱“馬大姐”,因為大家都覺得她像居委會大媽,事事操心。尤佳大學畢業後進了這家技術單位,跟的就是馬大姐。雖然沒有直接的上下級關係,但馬大姐差不多像她的半個領導。尤佳自己也比較喜歡“被管理”,“我是個馬大哈,惰性又強,幸好有馬大姐這樣細心的同事在身邊。”
  每個月的送檢設備名單,馬大姐會在月初發給尤佳。日常的質量管理內容,馬大姐會一項項地跟尤佳核對是否完成。即便是職場新人階段,尤佳也幾乎沒為工作上的事情操心過,因為她有個最佳後衛馬大姐。
  進單位一年後,馬大姐就時不時地跟尤佳嘮叨,提醒她記得寫論文、報科研項目。“小尤,項目要提前一年報的,你趕緊準備啊。”“小尤,你報的項目通過技術委員會審核了,要加快調研啊。”“小尤,你的項目做得怎樣了,要在兩年內完成呀。” 尤佳年輕貪玩,這些嘮叨難免不放在心上,甚至覺得馬大姐太“雞婆”(多管閑事)。馬大姐見她沒動靜,倒著急了,有時還找領導來幫忙施壓,“小尤,主任昨天又問你論文的進展了。這些東西評職稱的時候都需要,臨時抱佛腳可來不及啊。”
  真正讓尤佳感激馬大姐的操心,是評高工的時候。那年秋天,尤佳申請了長假去歐洲玩。工作了那麼多年她都沒有好好休假過,這20多天玩得樂不思蜀。回來上班的第一天,馬大姐就抓住她抱怨:“你今年可以評高工(高級工程師)了,怎不早點兒回來準備申請材料?截止期馬上就到了。”
  尤佳趕緊屁顛屁顛地去問人事處各種申請事宜。結果不到一周,她就把各種材料準備好了。尤佳這時才發現,因為馬大姐這個“操心帝”,她這幾年陸續做過科研項目,發表了論文,通過了職稱考試。“所有準備工作都已經妥妥搞定。要不是馬大姐一直盯著,我這麼懶散的人,可能拖到現在都不一定能評得上吧。”
  唯一一次出婁子,是在去年。因為單位搬遷,下半年的送檢單在8月份一次性發放。當時大家手上都一堆事兒。馬大姐自顧不暇,自然也沒像以往那樣處處盯著尤佳。結果快年末時一核計,尤佳發生了嚴重的疏漏,到期未送檢的儀器超過10件,不僅被領導狠批,還在忙得團團轉的時候沒日沒夜地做了很久的補救工作。
  尤佳終於認識到“操心帝”同事的弊端。這些年她太依賴馬大姐了,這種依賴甚至加劇了她的惰性。一旦馬大姐這個環節“掉鏈子”,直接就導致她在工作上混亂一片。後來領導找尤佳談話也給她敲了警鐘:如果馬大姐調走了或者退休了,你怎麼辦?
  除了擔憂,領導還頗為惋惜。“尤佳,你學歷高,業務能力也不錯,但為什麼這麼多年都上不去?你覺得你這個工作狀態能管理好自己、管理好別人嗎?”
  尤佳一直以為“操心帝”是她的堅強後盾,未想到,其實也是她的職場絆腳石。
  你只是一個命令的執行者
  在王力看來,“操心帝”領導將直接影響企業文化和企業發展。
  王力之前在一家外企任職。歐美公司的風格是一切以結果為嚮導,老闆不過多干涉過程,但註重結果。當時的老闆對王力很信任,王力也有很大的自主權,做過不少成功的項目,短短幾年就在業內闖出了點兒小名氣。後來跳到一家民營企業,老闆是創業者,重視結果但更關註過程。“那是名副其實的‘操心帝’呀,每一個細微之處都不放過。整個過程充斥著不斷的彙報、聯絡、討論。”王力感慨。跳槽之後,他經歷了相當長的磨合期,但到現在,他依舊不認同“操心帝”的很多做法。
  印象最深刻的是剛到公司的時候。當時接到一個比較緊急的項目,王力想趁機展示實力,立馬就根據以往的工作經驗,安排項目組並制定了計劃。按照他的設想,時間雖緊,但項目仍可以在一周內搞定。一切妥當之後,王力喜滋滋地找老闆彙報計劃內容。結果口頭報告剛結束,預期的贊賞沒有收到,王力反而被老闆連珠炮似的一連串質問:你安排計劃的時候為什麼不通知我?你的計劃有仔細推敲過嗎?每個環節都會出現哪些問題?相應的對策是什麼?
  王力懵了一下,正準備一一回答時,老闆不客氣地打斷他,揮揮手說:“回去把所有設想全部寫成報告,然後大家開會一起討論。”王力只好回去花了半天時間,寫好一份詳細的報告,再跟老闆約時間開會。
  這會一開,王力又差點兒崩潰。老闆對細節的要求近乎完美,甚至是某些大家根本預想不到的低概率事件也會一併考慮進去。比如當時項目組裡有個工程師,他老婆懷孕還有兩個月才到預產期。王力知曉這個情況,也在人手上作了預備。但到了老闆這裡,光為這件小事就討論了快1個小時:這個工程師能否保證加班?萬一預產期提前,後續工作誰來跟進?後續跟進的人員經驗是否足夠?對項目是否完全瞭解?是否需要提前參與?
  討論、修改,反覆若干次後老闆終於滿意了。原計劃一周完成的項目,此時已過去3天。但不管如何,總算是拍板開始幹了,那就趕緊執行吧。可在執行過程中,王力又幾度被“操心帝”老闆煩到崩潰。老闆要求每天彙報工作進展。這樣每天項目組都要花費近半的時間和人力來陪老闆研究報告。而在研究期間,老闆還不時加入些新的想法和要求,每一個新變動,大家又要重新討論研究。如此反覆,最後項目總算是完成了,但整體時間比預期的整整多了三個星期。
  王力當時是老闆通過獵頭公司高薪請來的。但在這公司將近一年的時間里,他時常覺得老闆並不太需要他,或者不明白老闆為什麼要請他。“沒有自主權,你所有的想法都要被反覆論證才能批准。更多時候,他包辦一切,你只是一個命令的執行者而已。”王力已經因為老闆的過度“操心”而多次與其產生爭執。
  “公司高層需要操心的是發展大方向,如果過於著眼瑣碎小事,管得太細,員工工作的變通性太少,創新能力會被扼殺。”王力甚至認為,“操心帝”老闆可能是降低公司工作效率、阻礙公司發展的最大原因。
  他現在又蠢蠢欲動地想跳槽了。  (原標題:如果你身邊有個操心帝)
創作者介紹

hr26hrzts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