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海防空識別區劃設示意圖新華社發
  據日本媒體報道,日本官房長官菅義偉26日在記者會上表示,已通知日本的航空公司,中國劃設的東海防空識別區“對我國不具有任何效力”,要求航空公司按照現有規則處理。日本外務大臣岸田文雄也表示民營航空公司沒有必要向中國遞交新的飛行計劃書。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昨天在例行記者會上回應有關是否會對違規外國民航動用武力的問題時表示,中方將根據不同的情況以及可能面臨的威脅程度作出相應的反應。
  日外相:民航不必向中國交計劃書
  此前,日本兩大航空公司決定向中國政府遞交飛行計劃書,以響應中國政府公佈的“防空識別區”。雖然日本政府表示堅決不承認中國政府公佈的東海空域的“防空識別區”,但是日本航空公司負責人表示:“如果不向中國政府遞交飛行計劃書的話,萬一在中國公佈的防空識別圈裡遭到攔截就會有飛行安全問題,接受是唯一的選擇。”
  據NHK報道,日本外務大臣岸田文雄26日針對中國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向媒體表示,將和周邊國家合作,要求中國撤回這一決定。岸田文雄對媒體表示:“(中國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對公海上空的自由飛行造成了威脅,不少國家都將受到影響,日本將與相關國家交換意見,尋求國際社會支持。”
  中國外交部:外航正常飛行不受影響
  在昨天的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問,如果外國民航飛機不遵守中方公佈的東海防空識別區相關規則,中方會不會使用武裝力量應對?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回答稱,關於你提到的具體問題,《中華人民共和國東海防空識別區航空器識別規則公告》有明確規定。中方也明確表示,外國國際航班在東海防空識別區內的正常飛行活動不會受到任何影響。記者追問稱,這是否意味著中方不排除動用武裝力量應對,秦剛表示,中方將根據不同的情況以及可能面臨的威脅程度作出相應的反應。
  外媒視點
  中國開始爭奪釣魚島行政治理權 日本民航陷入兩難
  美國之音網站25日載文稱,分析人士認為,外國民航如果依規定向中國通報飛行計劃,日本對有爭議島嶼的“管轄權”將會被削弱。
  韓國交通運輸部門一位官員表示,飛越中國防空識別區的韓國飛機將向中國民航部門通報飛行路線圖,但其飛行路線不受影響。澳大利亞航空公司一位發言人表示,飛越這一空域的澳大利亞班機將不得不遵守中國的新規定。臺灣民用航空管理部門官員說,臺灣民航將向大陸民航當局提供飛行路線圖,但飛行路線不會做出調整。
  文章稱,日本一位民用航空局官員說,飛越這一空域的日本民航飛機可能需要知會中國民航部門,另一位官員說,日本民航班機已被告知需“更小心地通過這一空域”。
  據日本廣播協會(NHK)電視臺報道,日本兩家最大航空公司——日本航空公司和全日空航空公司已決定向中方提供飛往臺灣航班相關文件。
  外交消息人士稱,如果航空公司遵守中國規定,可能就意味著默認中國對這一地區的主權宣示。也有學者認為,中國正在釣魚島主權問題上與日本較量,在各自聲索主權、中國突破日本實際“管轄權”兩個階段之後,目前已進入第三階段,即爭奪行政治理權。
  中國劃設包括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在內的防空識別區,目的之一就是宣稱對這一群島擁有行政治理權,這將讓日本民航陷入進退兩難境地。
  解讀
  防空識別區並非領空的延伸
  “防空識別區不等同於領空,更不是領空的向外延伸。”軍事專家柴立丹26日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說,防空識別區和領空是完全不同的兩個概念,二者有著本質區別。
  “領空是指處在一國主權支配之下,在國家領土之內的陸地和水域之上的空氣空間。防空識別區一般是沿海國面向海洋方向上空在領空之外劃設的區域,即防空識別區往往在領空之外劃設。”柴立丹說。
  由於性質不同,國家在領空和防空識別區內享有的權利內容不同,這是二者存在差異的關鍵所在。柴立丹說,在領空內,一國具有完全的和排他的主權,主要體現在自保權、管轄權、管理權和支配權。其他國家只有在該國同意的情況下,方可飛越或使用其領空,即未經一國允許,任何外國的航空器不得進入該國領空。對未經允許侵入他國領空的航空器,可以採取驅離、攔截、迫降、擊落等強制性措施。
  在防空識別區內,一國對他國航空器享有定位、識別、管制的權利。對進入防空識別區的航空器定位後,如認為其性質不明、目的可疑,對我領空可能存有潛在威脅,可對其採取跟蹤、監視,在情況緊急時,可適度採取警告、驅離或攔截等有限措施,如其威脅我安全,可依法自衛。
  柴立丹表示,雖然國際法未對防空識別區做出規定,但維護國家主權和安全的客觀需求在國際實踐中孕育和發展了確立防空識別區的做法,並形成具體制度。我國是負責任講信用的大國,希望有關方面特別是我國周邊已經劃設防空識別區的國家切實尊重我國的有關規定。
  防空識別區重疊可以共存 不具排他性
  中國劃設的東海防空識別區和日本所劃設的防空識別區有重疊部分。對此,軍事專家柴立丹26日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表示,中日兩國隔海相望,東海獨特的地理環境使兩國的防空識別區範圍不可避免發生重疊。在兩國防空識別區重疊空域內,雙方應加強溝通,共同維護飛行安全。
  “首先要釐清一個概念。”柴立丹說,所謂釣魚島上空防空識別區重疊這一概念根本是不存在的。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是我國固有領土,釣魚島上空空域,是我國的領空。所以,日本在釣魚島上空劃設所謂“防空識別區”是非法的。
  至於防空識別區重疊問題,從權利的性質上講,防空識別區重疊是可以共存的。柴立丹說,各個國家防空識別區是基於本國安全需要,在領空之外劃設的預警區域,在這一空域要求他國飛行器通報國籍、方位、飛行計劃等內容,這是一種有限的管制權,不具有排他性。
  各個國家都有維護本國主權和安全的權利,因此,在國際空域劃設防空識別區是不區分先後次序的。“不能說你先劃設了,別的國家就不能再在此劃設。”柴立丹說。
  柴立丹表示,從目前發展趨勢看,隨著對防空識別區重要性認識的不斷深化,可能會有越來越多國家劃設防空識別區,防空識別區重疊的現象將越來越多。
  如不劃設遇緊急情況反應時間將受限
  “我國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並非專門針對某個特定國家,其他國家沒有必要對此感到緊張。”軍事專家張軍社26日在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說。
  張軍社認為,我國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與釣魚島的緊張形勢沒有必然聯繫,不能認為是對日本的反制。劃設防空識別區是維護我國主權和安全的必要措施,且參照了國際通行做法,純粹出於防禦的需要。
  劃設防空識別區是世界相關國家的通行做法,不僅美國等大國,而且我國周邊的韓國、日本、菲律賓、越南等國都劃設了防空識別區。張軍社說,我國東海方向空域廣,為了有效識別、定位和管制航空器,必然要劃設防空識別區。
  “東海防空識別區的範圍,是根據國家空防需求和維護空中飛行秩序需要確定的。”張軍社說,雖然防空識別區距離有的國家最近約130公里,但防空識別區的最東端距離我國也很近,作戰飛機自該點很快就能抵達我國領空,如果不劃設防空識別區,遇到緊急情況時的反應時間就會受到限制。
  張軍社認為,為了更有效地維護國家安全利益,中國有必要在防空識別區內對航空器進行識別,判明其意圖和屬性,為採取相應處置措施留出預警時間,保衛空防安全。而且,相關國家早在1969年就公佈實施了防空識別區,其距離中國大陸最近約為130公里。
  “我國劃設防空識別區不會損害他國合法權益,也不會影響他國航空器的飛越自由。”張軍社說。
  本版文據新華社、外交部網站等  (原標題:中方回應防空區動武:將據威脅程度反應)
創作者介紹

hr26hrzts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